华闻传媒遭遇“阜兴式”骗局又踩雷草根投资:14亿血汗钱的拷问

机电学院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2-07-07

  10月23日晚间,华闻传媒发布《关于公司就有关方侵害公司投资款事宜向公安机关报案的公告》称,上市公司累计13.33亿元的投资可能遭受损失。2017年9月20日,公司曾以3.33亿元现金出资方式参与投资义乌商阜创赢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商阜创赢”)。同年11月10日,公司又以10亿元现金出资方式参与设立海南国文文化旅游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下称“文旅基金”)。

  公告还称,该事件对公司业务的正常运营不会造成影响,但可能会造成公司的投资损失。但本次报案尚未进入立案、侦查、公诉等程序。

  国信证券某研究员对时间财经表示,进入司法程序后,由法院定性。如果13.33亿元全部损失,华闻传媒2018年的业绩堪忧,年末还要面临着各种税费,对华闻传媒打击很大。

  时间财经查阅天眼查股权结构发现,“商阜创赢”是朱一栋控制下的“阜兴系”公司。此外,公告中涉及10亿元文旅基金的常州恒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恒琪资管”)、上海青联宝力实业有限公司(下称“青联宝力 ”)、吉林省经济贸易发展(集团)公司(下称“吉林经贸 ”)上述公司都与“阜兴系”有着千丝万缕的复杂关系。

  2017年9月20日,华闻传媒以3.33亿参与投资商阜创赢,截至目前却还未完成工商登记。根据当时公告,商阜创赢主要是针对在海南开发文旅综合项目而设立的投资基金,彼时,华闻传媒称此次投资有利于公司在文旅领域的拓展。

  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商阜创赢成立于2017年4月18日,控股股东为义乌小商品城阜兴投资中心(下称“义乌阜兴”),持股98%;义乌阜兴实际由阜兴集团控制,直接间接持股约50%。

  8月30日,常州国家高新区(新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就已经将恒琪资管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无法通过登记的住处或经营场所联系。此外,恒琪资管还面临着三起诉讼,在这三起诉讼中,法院称均因恒琪资管“下落不明”无法送达诉状等材料。

  根据10月23日公告,“公司从内部风险防控的角度对外部投资项目进行核查,在跟进各项目的投后进展情况过程中,发现文旅基金购买恒琪资管债权资产包项目中,交易对方恒琪资管存在违约情况,并可能涉嫌刑事犯罪,有可能间接导致公司 10 亿元投资款无法收回。”

  “债权资产包的原始债权人青联宝力及债务人吉林经贸可能涉嫌与恒琪资管共同犯罪;在上述事宜中,亦不排除存在其他犯罪嫌疑人的可能性。”

  其中,公告中涉嫌违约甚至刑事犯罪的恒琪资管,恒琪资管的法定代表人为朱明亮,朱明亮持股比例认缴8000万元,持股比例为80%。天眼查信息显示,朱明亮是19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19家公司股东,他还出任了27家公司的高管。在这些公司之中,大多数均为“阜兴系”控制的投资公司。

  曾有接近“阜兴系”实际控制人朱一栋的沪上人士向媒体透露,“朱一栋本人公私不分、挪用公司资金购买豪宅挥霍,公司内部由其一人说了算,甚至让自己的司机、公司仓库保管员等无关人等充当马甲,冒名顶替其名下公司法人代表之、股东等职务,朱明亮正是这样的角色。”

  吉林经贸的历史对外投资信息显示,吉林经贸与阜兴金融控股曾共同投资了四家公司:易财行、上海源岑投资、中阜投融资产管理、苏南国家自主创新(常州)基金。易财行正是阜兴系四大平台之一。2015年10月,吉林经贸成为易财行新增股东,直到在2018年4月,吉林经贸才退出易财行。彼时,朱一栋已因涉嫌操纵大连电瓷股价被调查。

  据财联社报道,阜兴系爆雷的近 180 亿元资金黑洞下,内部操作手法均进行了精心设计,其结构和功能之复杂超出想象。其中被投资人称为“吉林债权”的资产包尤为典型,成为窥见阜兴系涉嫌违规操作的样本。

  而青联宝力虽然在股权结构上很难看出与“阜兴系”的关系,但吉林经贸与青联宝力存在巨大的利益往来。

  一款名为“安盈智选 3 期债权资产理财计划”“阜兴系”理财平台意隆财富销售的产品,该理财计划的核心资产,起源于吉林经贸与青联宝力之间,在公司之间因贸易往来发生的应收账款,债权人为上海青联宝力。

  该债权资产包由常州恒琪资产管理公司摘牌后,常州恒琪资产与意隆财富签署了产品代销协议,由后者向投资人以理财产品的形式进行销售。

  尽管华闻传媒欲与“阜兴系”撇清关系,深交所三度问询华闻传媒,最终还是承认了与“阜兴系”之间的潜在关联。

  实际上,对于华闻传媒与“阜兴系”的关联关系,深交所对此早有关注。早在7月24日,深交所曾向华闻传媒下发关注函,要求其说明对前海开源基金发起设立的三只资管、信托产品——煦沁聚和1号、前海开源聚和、前海开源鲲鹏(以下合称“三只资管计划”)是否与“阜兴系”存在关联,并披露出资方的各层产权及控制关系。

  据中基协备案数据等资料显示,前海开源煦沁、前海开源聚和均为结构化资产管理计划,最初规模分别为18亿元、3亿元,其普通级委托人都为常州煦沁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常州煦沁”),优先级委托人为浦发银行广州分行,且都按照1:2的杠杆比例分为劣后和优先。

  证监会7月31日于官网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有“阜兴集团控制‘煦沁聚合1号资管计划’”的表述。

  10月17日,华闻传媒在第三次回复深交所函中表示,公司尚无法确认常州煦沁是否与“阜兴系”存在关联关系,但是,因常州煦沁作为劣后级委托人的“煦沁聚和1号”属于阜兴集团控制,故公司认为常州煦沁应该与“阜兴系”存在一定的关联。且根据前海开源基金和常州煦沁签署并披露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前海开源聚和、前海开源鲲鹏与“煦沁聚和1号”属于一致行动关系。

  资料显示,常州煦沁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成立日期2016年3月,执行事务合伙人朱明华出资4000万元占股20%,徐祯华作为有限合伙人出资1.6亿元占股80%。朱明华与徐祯华合伙成立了不下10余家私募公司,徐祯华则出现在多家阜兴系旗下公司的高管名单中。

  华闻传媒最终明确回复称,根据工商登记信息以及朱明华与徐祯华的合作关系,公司认为朱明华可能与“阜兴系”存在一定的关联。

  阜兴系实控人朱一栋已经落网,草根投资实控人金忠栲已投案自首。换言之,华闻传媒在近期内连踩两雷。

  据华闻传媒2017年2月20日公告显示,公司全资子公司山南华闻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与金忠栲、拉萨美格投资合伙企业、广州汇垠沃丰投资合伙企业、拉萨经济技术开发区顺盈投资有限公司和浙江草根投资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草根投资”)签署《增资协议》。

  《增资协议》显示,华闻创投以现金方式对草根投资增资1亿元,增资完成后,华闻创投持有草根投资1.0286%股权,草根投资原大股东金忠栲持有56.0978%股权;拉萨美格持有18.3097%股权;汇垠沃丰持有21.0577%股权;顺盈投资持有3.5062%股权。

  从7月底曝出逾期后,金忠栲一直坚持不清盘,强调会给出兑付方案,承诺投资的资产足够覆盖债务,苦等3个月,结果还是金投案自首,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对草根投资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后,依法对该公司实际负责人金忠栲等25名涉案嫌疑人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

  根据目前已完成草根投资的清查工作,截至2018年8月10日零点,平台存量网贷业务对应的借款项目共88515笔,借款本金余额共约97.15亿元,涉及出借人数近13万人。其中已完成清查的借款项目77658笔,对应待偿本金约84.62亿元,占比87.11%。

  同时,两家单位还发现草根投资有四处可用于清偿债务的大额资产,估值共约80亿元,与待偿本金仍有一定距离,这意味着草根投资已经资不抵债。

  华闻传媒接连踩雷同时,股价也应声下跌。10月25日收盘,华闻传媒再跌0.37%,收于2.72元/股,较年初已跌幅达72.7%。(时间财经 李洪力)